您的位置 : 主页 > 小说库 > 穿越 > 天师下山

更新时间:2019-10-21 10:59:24

天师下山 已完结

天师下山

来源:掌文作者:有羽的季节分类:穿越主角:刘羽莫涟漪

小说简介:《天师下山》由著名作家有羽的季节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刘羽莫涟漪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想当年本天师道法自成,一拳打得村北敬老院的高阶武者颤颤巍巍。一脚踹的村南幼儿园的少年天才们哇哇大哭,本天师往村东头的乱葬岗一站,那几百个鬼王鬼帝愣是没有一个敢喘气的。...相信大家都已经急不可耐了,就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!展开

已完结
本书评分:
1
5

《天师下山》小说简介

《天师下山》由著名作家有羽的季节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刘羽莫涟漪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想当年本天师道法自成,一拳打得村北敬老院的高阶武者颤颤巍巍。一脚踹的村南幼儿园的少年天才们哇哇大哭,本天师往村东头的乱葬岗一站,那几百个鬼王鬼帝愣是没有一个敢喘气的。...相信大家都已经急不可耐了,就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!

《天师下山》 第一章 小爷可是天师 免费试读

"小兄弟,真是虚怀若谷,老朽实在是佩服,这是老朽的名片。"

林老十分恭敬的掏出名片,递给了刘羽。

"小兄弟,大恩不言谢!"

中年男子弯着腰一路小跑到刘羽身边,一脸谄媚。"至于诊金方面,您说个数!支票,现金,支付宝或者微信转账都行!"

说着,中年男子掏出了支票簿。

"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给200块钱吧,平常我在老家救一头老母猪也是这个价格。"

刘羽摆了摆手道,以前价钱这些事情都是师傅那个老逼登去谈的,他只负责干活儿。

"这怎么能行?"

中年男子不依不饶道。

"老李!"

美少妇急忙走到自家男人身边,拉了他的袖子,给他使了一个眼色,男子这才恍然大悟。

"小兄弟,我知道你是有大本事的人,肯定不缺钱,这是我的名片和饭店的贵宾卡,请您一定要收下,以后有什么用得到我的地方,只要您一句话,纵使粉身碎骨,我李佳也绝不皱下眉头!"

中年男人恭敬的递上两张卡片和二百块钱。

刘羽点了点头,收下了钱之后,便带着夏苏回到了自己的经济舱,现在的夏苏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,像一只小麻雀一样,围着刘羽问东问西,俨然已经从一个安静温婉的女神变成了好奇宝宝。

这一路上有一个漂亮姑娘陪着聊天,倒也不寂寞,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,随着空姐那甜美的声音响起,一段旅途也到达了终点。

刘羽和夏苏留了微信,两个人就分开了。

下了飞机之后,刘羽看着高楼林立的唐海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陌生感。"十年了,我还是回来了。"

掏出手机开机准备扫一辆小黄车,回家看一看,没想到一开机微信就响了起来,刘羽一看竟然是自己的老不死的师傅打过来。

"乖徒弟,怎么才接电话,是不是刚下飞机啊?"

接通了视频,顿时一张猥琐的出现在手机之中。

"废话,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,坐飞机的时候手机不关机,还无耻的拉着空姐合影,下飞机发朋友圈装逼?"

刘羽没好气的说道。

"说吧,老不死的,找小爷什么事?"

和老不死的了生活了十年,刘羽早就摸清楚了他的脾气。说句不好听的,老家伙撅屁股,他就知道要拉什么屎。

刚刚把自己赶出来,又厚着脸皮来找自己,肯定是有什么事要求自己,平常的时候他可不会叫自己乖徒弟,都是一口一个臭小子的叫着。

老不死的也没有和他废话,直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。

"什么,叫小爷看病,还让小爷自己过去,小爷堂堂一个鬼道天师,什么时候落魄成这样了?小爷是天师,又不是外卖!"

刘羽直接被气得跳起了脚来。

"事主病得很严重,再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我辈乃是修天道之人,更应该替天行道。"

老不死的板着脸,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说道。

"别扯那些用不着的,说吧,对方究竟给了多少钱?现在小爷已经出师了,挣到的钱必须分我一半!"

刘羽根本不会相信那见钱眼开的老不死的免费帮人家。

"好哇,你个臭小子,现在出师了,翅膀硬了是不是,难道你忘了是谁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喂养大?我真是命苦啊,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徒弟!"

视频中,老不死的一脸的生无可恋痛心疾首。

"算了,算了,小爷不和你一般见识,这次的生意就当是给你的养老费了,以后可别说小爷不管你!"

说不过就打感情牌,这是老不死的的一贯手法。

刘羽无奈的摇了摇头,在他认识的人之中论无耻程度,师傅那个老逼灯要是第二的话,没有人敢称第一。

"乖徒弟,其实为师也是为你好,外面的花花世界诱惑太多,钱在你手里可能几天就被你造完了,还是放在为师这里比较稳妥,攒着留着给你日后娶媳妇用!"

老不死的,十分无耻的说道。

刘羽并没有听老不死的废话,而是直接挂断了通话,扫了一辆小黄车,按照老不死的发来的地址,骑上小黄车飞奔而去。

云水间,唐海市最豪华的别墅区,建造于亚洲第一大人工湖的人工岛上,可谓是寸土寸金,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。

其中的一家别墅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个一个美到极致的少女,完美的瓜子脸,大大的眼睛,高挑的鼻子,粉红色的朱唇,皮肤白暂,宛如出水芙蓉一般,套在身上的水绿色修身连衣长裙,更是将她那完美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只是少女眉宇之间散发着淡淡的高傲,不苟颜笑的脸庞,更是如同那万年不化的雪山一般,给人一种遥远的距离。

少女叫莫涟漪,毕业于哈佛大学经济管理专业,年纪轻轻就从父亲莫天南手中结果家族企业,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就让天南集团的盈利增加了百分之三十。

莫涟漪是公认的天之骄女,唐海市的女神,毫不夸张的说追求她的人,可以绕南湖一圈。

"爸,我都说了我没病!"莫涟漪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的父亲,"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,只是最近比较劳累,晚上才会做噩梦,况且我去医院检查,也没有发现什么,凭什么不让我上班。"

"闺女,不许胡闹,你看你的脸都白成什么样了,一会儿张天师的徒弟就过来了,那可是一位高人,到时候让他帮你瞧瞧。"

莫天南略带关切的责备道。

"爸,你究竟要搞什么!就算我生病了也不应该找什么天师啊,那些神神鬼鬼根本就不存在,还有那些天师,道士,算命先生什么的都是骗子好不好,现在是新社会了,您要相信科学好不好!"

莫涟漪义正言辞的反驳道。

"闺女,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你没见过的东西就不能否定它的存在,否则玄学也不会在我华夏乃至世界流传几千年。"

莫天南一脸感叹的说道。

"哼,也不知道那些神棍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,你居然这么相信他们。"莫涟漪双手抱胸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"等一会儿那个小骗子来了,我就把他轰出去!"

"莫涟漪!你闭嘴,一会儿小天师就要来了,你可要对他客气点儿,他师傅可是咱们家的大恩人,没有他老人家就没有今天的我。"

莫天南表情严肃,仿佛根本不容女儿质疑。

莫涟漪冷哼了一声,并没有再说话,她感到十分委屈,自从母亲走后,父亲很溺爱她,基本上事事都顺着她,捧在手心上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一样,没想到今天父亲居然为一个小骗子训斥自己,她心里对那个小骗子更没好感了,心道一会等他来了一定要他好看。

不一会儿,功夫门铃声响起,打断了父女之间的冷战。

"贤侄,你就是张天师的徒弟吧?"

莫天南亲开的门,看着门外风尘朴朴的刘羽,一脸和善的笑。

"莫叔叔好!"

刘羽也十分乖巧的和莫天南打了一声招呼,他并没有见过莫天南,也不知道师傅那个老逼灯和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过往,可是在他看来这样的大老板都是自己的上帝,衣食父母。

"本来想邀请你师傅他老人家一同来做客的,可是他老人家说喜欢清静。"

莫天南寒暄道。

"那老逼灯,哪里是喜欢清静啊,分明就是乐不思蜀,早晚有一天得死在女人肚皮上!"

刘羽十分不满嘟囔道。

"快进来坐吧,我可是给你泡了上等的铁观音,咱们叔侄俩边喝边聊!"

莫天南爽朗的大笑着,想要将刘羽拉进了屋子。

"小骗子,你不许进来!"

刘羽刚要抬脚进屋,就被傲娇女总裁挡在了门外。

莫涟漪出现的一瞬间,刘羽感觉整个人都被电倒了。这脸蛋,这身材,还有这高冷的气质,根本不是村里那些小姐姐能比的,这份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,倒是和神女有些相似。

"你个小骗子,看什么看?信不信本小姐让人把你的眼珠挖下来!"

莫涟漪本来对刘羽心中就有怨念,再加上刚刚见面,他的狗眼就在自己的娇躯上乱瞄着,让她更气了。

"涟漪不得无礼!"

莫天南呵斥道。

莫涟漪冷哼了一声,可是并未让路。

"贤侄,这是小女涟漪,这丫头从小就被我惯坏了,你不要在意!"

看到自家闺女的表现,莫天南尴尬的笑了笑,对于自家闺女,她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"涟漪你好,我叫刘羽,是从杀龙岭来的,不知道涟漪你芳龄几许,婚配没有?"

对于莫涟漪的无礼,刘羽丝毫没有放在心上,反而十分友好伸出了自己的手。

"你就是我爸请来的小骗子,你也太不专业了吧,别的神棍至少会穿一身道袍,带点儿桃木剑和纸符什么的法器,可你呢?什么都不带,难道是靠嘴抓鬼吗,难道是一顿嘴炮把鬼轰死吗?"莫涟漪一点也不给刘羽面子。

"哎,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?怎么人人都把我当骗子!"

刘羽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"说吧,我爸给你多少钱,我给你三倍,赶紧从我眼前消失,看见你就恶心!"

说着莫涟漪掏出了自己的钱包。

"涟漪,你有病啊!"

"你才有病呢,神经病!"

"呃,可能是我表达有误,我说的病并不是真正的病,而是你最近被脏东西缠上了?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做噩梦,而且最近身子也不是很舒服,老是没精神,总有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?"

看到莫涟漪杏眼圆睁气冲冲的样子,刘羽尴尬的挠了挠头。

"你怎么知道?"

莫涟漪满脸震惊的看着刘羽。

"我当然知道,或许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病情的严重,还好我来得早,要不然这么漂亮的姑娘就要香消玉殒了。"

刘羽感叹道。

"哼,我才不信你说的鬼话呢,这些东西都是我父亲告诉你的吧?"

莫涟漪高傲的仰着头,一副誓死要和刘羽斗到底的样子。

"这些都是我看出来的。"刘羽道。

"你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,说你看出来的,你怎么证明?"莫涟漪十分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"闺女,我可以证明,我根本没有联系过刘贤侄!"

莫天南赶紧在一旁打着圆场。

莫涟漪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,冷哼了一声,"哼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蛇鼠一窝,狼狈为奸,是一丘之貉吗?"

"涟漪,其实这个很好证明的,你自己就是最好的证据!"刘羽笑道。

"我怎么证明?"

刘羽嘴角上扬,淡然一笑,"把衣服脱了!"

猜你喜欢

  1. 正邪小说
  2. 正能量小说
  3. 种田文小说
  4. 战士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