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主页 > 小说库 > 仙侠 > 那年盛夏蚀骨寒

更新时间:2019-09-27 17:19:49

那年盛夏蚀骨寒 已完结

那年盛夏蚀骨寒

来源:微小宝作者:喵小苗分类:仙侠主角:周锦茉纪斯川

小说简介:主角是周锦茉纪斯川的小说《那年盛夏蚀骨寒》此文是喵小苗原创的总裁豪门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世人皆知,高冷腹黑的纪斯川极厌恶一个女人,她害了他的恋人,使了无尽手段,甚至以命相逼,生生要求嫁给他。他怨她,恨她,折磨她,在夜深时,却与她抵死缠绵。“周锦茉,你那功夫不错,是和多少个男人练出来的?!”他强势上前,拉着她的手霍然而下,黝黑的眸却依旧冰冷无波。“纪斯川,我们离婚吧!”她只嘴角勾起潋滟的笑,潇洒转身离开,谁又知,她转身的瞬间,眼泪是为谁而流!情动出生时的相遇,日日夜夜的磨合,她抵不过床上的活死人,若时光能倒流,她宁愿没有当初……...废话不多说,让我们一起来阅读这份精彩吧!展开

已完结
本书评分:
1
5

《那年盛夏蚀骨寒》小说简介

主角是周锦茉纪斯川的小说《那年盛夏蚀骨寒》此文是喵小苗原创的总裁豪门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世人皆知,高冷腹黑的纪斯川极厌恶一个女人,她害了他的恋人,使了无尽手段,甚至以命相逼,生生要求嫁给他。他怨她,恨她,折磨她,在夜深时,却与她抵死缠绵。“周锦茉,你那功夫不错,是和多少个男人练出来的?!”他强势上前,拉着她的手霍然而下,黝黑的眸却依旧冰冷无波。“纪斯川,我们离婚吧!”她只嘴角勾起潋滟的笑,潇洒转身离开,谁又知,她转身的瞬间,眼泪是为谁而流!情动出生时的相遇,日日夜夜的磨合,她抵不过床上的活死人,若时光能倒流,她宁愿没有当初……...废话不多说,让我们一起来阅读这份精彩吧!

《那年盛夏蚀骨寒》 第17章 他想要她死 免费试读

周锦茉起身,才发现浑身上下已然湿透,本就破烂的衣服此时更是紧紧贴在她的肌肤上,凸显出她惹火性感的身材。

赤红色的长裙已经被撕烂,堪堪遮住大.腿.根,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暴.露在外。

她有些窘迫的抱着胸,如一只受惊的小鹿,害怕的看着纪斯川。

看着眼前的香.艳场面,纪斯川眸光暗了暗他走上前,呼吸变得深了几分。

药效发作,周锦茉咽了咽口水,盯着纪斯川上下滚动的喉结,眼底渐渐染上情.欲。

纪斯川上前,一把勾起周锦茉的下巴,看着她媚眼如丝的轻喘,一对如火般艳丽的红唇一张一合。

他低头,俯身朝那红唇肆无忌惮的侵略,直将一汪春水搅乱。

周锦茉被这一个吻搅的险些窒息过去,终于被松开,无力的趴在纪斯川肩头喘.息。

听着耳畔传来的声声娇.喘,纪斯川理智全无,先前压下去的冲动一拥而上,他粗.暴的将周锦茉打横抱起抛在床头,狂乱的吻了下去。

不够……还不够……

周锦茉只觉得胸膛里的火几乎要将她灼烧殆尽,她不满的闷哼着,长腿矫健的勾上纪斯川精壮的胸膛,索求着更多。

一夜,翻云覆雨。

次日,周锦茉缓缓的睁开眼睛,想到昨晚的种种,立刻从床上惊醒。

她后怕的看着周围宾馆的标准配置,随后看着自己一.丝.不.挂的躺在……纪斯川的身边?

这是怎么回事?

她一边揉着眉心,一边打量着周围旖旎暧昧的景象,回忆起昨晚的种种。

回想起一切以后,她突然不知道该不该庆幸,躺在身边的是纪斯川,而不是那五个陌生男人……

身下,一片酸涩,想来昨天晚上……

周锦茉不敢继续想下去,脸色微红,刚准备下床就听到一声冷冽的嘲讽:“周锦茉,你倒是好算计啊!”

算计?什么算计?

觉察到纪斯川醒了,她疑惑的看着他,有些不解:“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昨天被人下了药,今天就躺在你的身边,难道你不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?”纪斯川冷笑一声,看着周锦茉这一无所知的脸,心生厌恶。

周锦茉将他的话仔仔细细放在心里回味了一遍,才想明白。

昨天,她被人下了药,纪斯川也被人下了药?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,这其中,到底有什么内情?

“怎么?心虚了,既然有胆子算计我,不敢承认?”纪斯川慢条斯理的拿起床头的衬衫,似笑非笑的穿上衣服。

“你什么意思?你意思是,这一切是我干的?”终于听懂了其中的嘲讽,周锦茉气急反笑:“可笑,你的意思是我会拿自己的清白,来算计你?”

“清白?这种东西,你有过吗?”纪斯川冷嘲,说完起身,一边系好皮带,一边讽刺道:“口口声声要离婚,我还当你总算清醒了。没想到,你居然想这样的法子算计我,你以为,这样我就不会厌恶你?”

“还是说,你只是寂寞了?嗯?”仿佛觉得刚刚的话还不够难听,纪斯川又补了一句,轻佻的语气让人抓狂。

周锦茉看着眼前五官俊逸,却满脸冷嘲热讽的纪斯川,她不敢相信这样难听的话居然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。

曾经从水里救她出来的那张天神般的脸孔,如今竟然是视她为恶蛇猛兽。

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周锦茉突然大笑起来,笑的眼角里满是泪珠。

她死死的盯着纪斯川,一字一句,字字认真:“不管你相不相信,这件事不是我做的,我不想骗你,更不会害你。从前是,现在是,以后也是。”

“呵,你以为你在我眼里,是值得相信的人吗?威逼利诱,寻死觅活,不是你周大小姐惯常会的手段吗?”纪斯川冷笑,拿起外套抖了抖,披在身上。看向周锦茉的眼神,冰冷而无情。

“我以为你救了我,现在看来我的感激,你是不需要了。”周锦茉不愿意和他继续扯下去,反正在纪斯川的眼里,她就是个狠毒的坏女人罢了。

她解释不清楚,也厌倦了无尽的解释得不到肯定。

如果……就此分开,也许,也是件好事吧……

想到这里,她垂眸,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

“我救你?呵,我救你不是正好中了你的计谋吗?”纪斯川笑的讽刺,穿好外套的他站在镜子前理了理发丝。

周锦茉突然感到一阵无力,她知道,再多的解释对一个厌恶她到极点的人来说,毫无作用。

“我最后说一遍,我没有做过,信不信随你。”她起身,披上一条浴巾,无奈的走进了浴室。

纪斯川看着她关上浴室的门,听着里面传出哗啦的水声,冷哼一声推门而出。

砰的一声,门关上的声音。

正在淋浴的周锦茉知道,纪斯川已经走了,正在洗澡的她忽然松了一口气。

看着水雾缭绕的浴室,她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绝望,依然一阵心悸。

洗完澡,她裹着浴袍走出浴室,吓了一跳。

付西岚正脸色难看,一身剑拔弩张的气势,端坐在椅子上。

周锦茉一看便知道来者不善,而且,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?

周锦茉定了定神,冷冷看着付西岚,“是你?”

她想了想昨天的事,联合现在眼前的人由不得她不多想。

“是你对我下的药!”

付西岚勾起唇角,毫不掩饰眼中的毒辣,“没想到你还是有点手段的,但是你死心吧,斯川哥爱的永远是我姐姐。他永远都不会原谅你这个贱.人!如果不是你今天运气好,早就是个千人骑万人枕的破鞋!”

付西岚心中满满的都是不甘,不甘纪斯川明明都已经那样难受还是不肯碰她一下。原本以为,纪斯川的心是姐姐的,但是,只要她得到了他的身体,总有一天也能得到他的心!

却让这个女人得了便宜。想到这里,她的眼神如有实质,仿佛要在周锦茉身上剜出两个洞来。

周锦茉闭上了眼睛,又狠狠睁开,脸上的疼,身上的疼,都在拉扯着她的神经。她看着付西岚,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中一闪而过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兵王小说
  2. 保镖小说
  3. 霸道小说
  4. 背叛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