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主页 > 小说库 > 军事 > 我们终将刀枪不入

更新时间:2019-12-14 16:56:40

我们终将刀枪不入 已完结

我们终将刀枪不入

来源:微小宝作者:花耒分类:军事主角:曾念傅奕寒

小说简介:《我们终将刀枪不入》是花耒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,主角曾念傅奕寒,书中主要讲述了医生拿起手术刀是为了救人,可他却想要我和孩子的命...死里逃生的我斗渣男,撕贱女,披荆斩棘。我们都曾伤痕累累不堪一击,但我们终将百毒不侵刀枪不入。只是后来中了一种叫做傅先生的毒和丘比特的箭,我落荒而逃:“傅先生,我不想撞南墙。”他穷追不舍:“那就只能一头撞进我怀里了。”...展开

已完结
本书评分:
1
5

《我们终将刀枪不入》小说简介

《我们终将刀枪不入》是花耒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,主角曾念傅奕寒,书中主要讲述了医生拿起手术刀是为了救人,可他却想要我和孩子的命...死里逃生的我斗渣男,撕贱女,披荆斩棘。我们都曾伤痕累累不堪一击,但我们终将百毒不侵刀枪不入。只是后来中了一种叫做傅先生的毒和丘比特的箭,我落荒而逃:“傅先生,我不想撞南墙。”他穷追不舍:“那就只能一头撞进我怀里了。”...

《我们终将刀枪不入》 第20章:求我 免费试读

我要是再年轻几岁还是个小姑娘的话,被他这种又高又帅又有钱的男人搂着腰说这么动听撩人的话,肯定早就心花怒放娇羞不已了。

但我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,觉得他的戏份实在是过了点。

只是看到这仅仅是你来我往的交易的份上,我配合的接过了这条祖母绿的宝石项链,爷爷的脸上先是露出了笑容,而后眼眶一润,立即背过身去抹了把泪。

我是不太能理解这种感情,因为我和弟弟都是一毕业就结了婚,几乎没让父母操心,所以像爷爷这种盼着孙儿早点结婚的心情,我能感受到,却无法切身体会。

爷爷很激动,我想上前安慰两句,傅奕寒拉着我悄悄的退出了房间。

我依稀听到爷爷对着奶奶的遗像说:

“花,咱有孙媳妇了。”

花?

我抬头看了一眼傅奕寒,他低头在我耳边说:

“老一辈秀恩爱就是这样,不像我们年轻一辈,已经不称呼名字了,直接叫宝贝儿,亲爱的,乖乖。”

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傅奕寒得意的笑着看我落荒而逃。

大学毕业之前,我跟杨树是自由恋爱,毕业后就结了婚,算是从校服到婚纱,但我和杨树没有什么浪漫的爱情故事,过程也没什么曲折坎坷,就是光棍节的时候他寝室里的哥们都出去寻脱单了,我寝室里的姑娘都出去约会了,只剩下我们在食堂里遇到,杨树说,那个,如果你对我印象还不错的话,我们就交往吧。

然后我们就交往了。

在一起这么多年来,杨树从没对我说过我爱你三个字,结婚的时候也只是简单的说了句,曾念,以后你就是我老婆了。

我回了句,杨树,以后你就是我老公。

然后我们做过最浪漫的事情,是当着所有嘉宾的面亲了一个。

婚后的生活很平淡,彼此忙碌,各自打拼,我们几乎不吵架,跟婆婆小姑子的相处也很和谐,逢年过节的,我都会给他们买礼物,婆婆也会给我压岁钱和生日红包。

我曾经以为,我的一生都将这般平淡安稳的度过。

却不曾想,大厦倾覆,分崩离析。

所以傅奕寒那几个称呼,让我寒毛直竖,有点惊悚,又有点难以言喻的情愫。

一晚上我都沉浸在那一句宝贝儿的回音当中,少女时期我也幻想过能被人当成手心里的宝,但生活会让人变得越来越实际,那些梦幻泡影就会逐渐的消失。

翌日,我起了个大早,主动去厨房里做早餐,然后把厨房里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好。

本想得到爷爷夸奖,却害得傅奕寒被爷爷臭骂了一顿。

好在傅奕寒一直都是笑脸相迎,并且趁着爷爷去洗手的时候悄悄对我说:

“傅家的规矩和祖训向来都是男人当牛做马赚钱养家,女人只需要享受生活就行了,除了生孩子这件事情男人无法帮女人去做之外,任何费力费心的活儿,都是男人承担,所以...”

话讲一半,爷爷从洗手间出来了。

我猜傅奕寒的后半句是,所以当爷爷得知自己的儿子竟然做出了对不起儿媳妇的事情时,才会十分的气愤,导致傅奕寒的父母即使离了婚,离开这个家远渡重洋另寻出路的,也是傅奕寒的父亲,而傅奕寒的母亲却留在了傅家,目前代为掌管董事长一职。

而今天吃完早饭后,我原本就已经完成了我和傅奕寒达成的交易,只是爷爷让我跟他一起回城,说是一定要去见见傅奕寒的母亲。

在爷爷心里,这个女人不肯再嫁,都是为了傅奕寒。

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来拒绝,便只能答应了。

在回去的路上,我在傅奕寒的手机里见到了他母亲的照片,看起来是个很能干的女强人,尽管年过五十,却保养的极好。

一个女人能掌管整个傅氏集团,对未来的儿媳妇应该也是有所要求的。

我很紧张,傅奕寒却一路上都在偷笑。

下车后,和我预想的一样,豪华的大别墅,管家和保姆都在门口迎接,傅奕寒主动牵起我的手,在我耳边说:

“让你放松了两天,你是不是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戒备心,那么你从现在开始就要进入战斗阶段,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所有人的眼中,不过...”

这个停顿有点长,我扬起头看他:

“不过什么?”

傅奕寒用了借位,看似在我脸上亲了一口,实则只是气息扑到了我:

“我会保护你。”

保护这个词虽然强而有力,但这也意味着在这栋豪华别墅里,我这个冒牌货将面临着巨大的风险。

按照一般的流程,我进去后,应该有人先给我倒杯茶,或者是傅奕寒把我介绍给家里的人。

然而都没有!

我踏进傅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在管家的通知下,我和傅奕寒进了他母亲的会议室。

像我们普通人家,一般都是书房。

而傅家却有一个很大的会议室,傅奕寒的母亲周虹十分威严的坐在会议室里,我吓的两腿都哆嗦,说实话,我以前也是个职场里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一把手,跟任何人谈业务都没有我怯场的时候,就算是以前跟杨树回家,我都是落落大方底气十足,唯独此刻,我很想拔腿就跑。

但傅奕寒牵着我走了进去,把我推到了周虹面前:

“妈,刚回来就把我们叫这儿,爷爷好像有点不高兴。”

周虹啪的一拍桌子,我整个肩膀都抖了一下,傅奕寒很自然的搂住了我,五指紧紧掐了我的臂膀一下,像是在给我加油鼓劲。

我畏畏缩缩的喊了句:

“阿姨好。”

周虹和我眼神一对视,我心虚的低下了头,她语气冰冷的说:

“儿子,你先出去。”

我下意识的抓住了傅奕寒的衣角,生怕他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个让人畏惧的地方。

好在傅奕寒笑嘻嘻的松开了我的手后,走到周虹身后,弯腰搂住她的肩膀:

“妈,我好不容易带个简简单单的姑娘回来,您别把她给吓跑了。”

周虹冷笑,眼神直逼我:

“你觉得她是个简单的姑娘吗?”

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,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正邪小说
  2. 正能量小说
  3. 种田文小说
  4. 战士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